网恋被骗八千块

讨厌混圈也不喜欢人

无法原谅 2

反渣攻贱受+反替身+反追妻火葬场,结局be双死

小学生文笔,剧情沙雕,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原创

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大家喜欢orz

————————————————————

第二章

若不是肖望亲眼所见,他竟不敢相信世间有如此相貌肖似的人。



本以为早已消逝在时间沙漏中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几乎要将他击穿。



“我们宿舍那个谁你知道不,他每次打篮球女生过来时都故意这样那样,一桶操作猛如虎还投不进去几个。”



“你养的兔子坏心眼子多的很,跟你一样。要下崽了不啄自己的毛,去咬人家大金毛的。”



“我做了可乐鸡翅,油都溅我手上了。不过没事,你要再回来晚一点都愈合了。”



“汪汪,汪汪你轻点好不好……嘶,疼……”



五百个日夜,共同度过每一天醉死梦生谈何忘却。



“小乐。”



陈渊走着走着,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这样唤他,疑惑地转过身去。



“先生,你认错人了。”



来者一袭黑色西装,气场强大。头发整齐利落地梳在脑后,整个人像一尊摆在水晶橱窗内的奢侈品,陈渊一看便知这不是他可以随意接触到的那种人,他仰视着他,心底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你认错人了,我叫陈渊,不叫小乐。”见他没有回应,陈渊重复了一遍。



“抱歉。”肖望苦笑着对他点点头,同时内心泛起一阵无法言喻的苦涩。



他为什么眼角没有一粒痣?



为什么没有打着耳钉?



为什么穿着杂牌子的纤维衬衫?



夏日的天变得格外快,毫无征兆的一声巨响过后,大雨倾盆而至。



“下雨了,我看你也没带伞,走我送你一程吧。”



“不,不用了,”陈渊拿包挡在头上,“我家离得近得很,走两步就到了,不麻烦——”



“上车吧。”肖望的喉结微微颤动。



他的声音和小乐很像,他想一路听下去。



那件事就像个结一般死死压在他的心脏上面,等到夜深人静时,望着身边的gay吧炮友,夜总会的小姑娘抑或是高级俄罗斯妓女,在一场激烈🐾

🐾的情🐾

🐾事过后沉沉睡去,他便彻夜难眠,等到清醒时再投入下一个更加热烈的怀抱里。


陈渊见他直接把车门拉开了,也不再拒绝,小心翼翼坐上了副驾驶位。车里很宽敞,味道也很好闻,不过让他点评一番的话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人会不会当街强抢民男啊。比如卖到黑砖窑当廉价苦力白天吃黑馍馍晚上喝粥什么的。

说实话,往日他绝对不会这样放松警惕。

只是……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像一只神秘的黑洞,让他忍不住听从他的指令。

所以他现在心跳才这样快。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高中老师。”

“平时上课挺辛苦的吧。”

“有点吧……不过运气好,没当班主任。”陈渊说着,见肖望点了点头,一直盯着后视镜里他的脸,便不再接着说下去 只是张了张嘴。

我让他感到无聊了吗。

也是,这种成功人士见惯了商场上的腥风血雨,哪有耐心听一个高中老师扯皮些家长里短的。

“到了。”

“谢谢大哥。”

“不用谢我,”肖望微微一笑,只是神色仍旧如一摊死水一般冷静,“陈渊,你知道我为什么捎你吗。”

“我是gay。”

今晚写一篇魈宸夏日空调房做运动

昨晚看完咒怨2吓得三点睡不着

九宸与离朱真的是我看过最可爱的一对父子了

无法原谅 1

反渣攻贱受+反追妻火葬场+反替身

结局be双死

文笔幼稚剧情狗血不喜勿喷,第一次写原创

看个开心就行了,希望大家喜欢

————————————————————

第一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实验中学昏昏欲睡的午后,窗口的树叶都被烤得发黄。讲台上,陈渊握住课本,望了一眼讲台下的学生,“李远,别趴着。”




“从《记念刘和珍君》到《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再到我们现在正在学习的《包身工》,我们可以清楚地意识到,如今在坐的各位,包括老师的自由与权利,都是由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美国一位作家索洛曾在一本书中说过,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陈渊继续读着课文,“那么,我也这样联想,东洋厂的每一个锭子上面都依附着一个中国奴隶的冤魂!’”




讲台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稀稀拉拉睡倒一片。




……甚至都没有人小声聊天。




陈渊暗自叹了口气。同时暗搓搓地安慰自己高中生又忙又累,拿语文课补觉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他这堂课排到了下午第一节。




“《包身工》这篇课文,讲述了上世纪30年代上海等地包身工的凄惨遭遇与带头老板等人对他们的辛苦压榨。”




陈渊的点卡得不错。刚讲完结束语,下课铃声就响了。




“课文并没有讲述‘包身工’这一制度最后的结局,那么大家又想不想知道呢?”陈渊微笑道,“同学们,我们下节课再见。”




等到晚上下班,他像往日一样,一个人在在食堂吃了饭,坐上公交,准备回家。




三点一线的平淡生活翻不起任何波澜,有时候也会感到孤单,不过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没什么的。




他是个gay。




这种事情应该是天生注定的。自从他初三时当上了纪律委员,从收缴上来的言情杂志中,无意翻到耽美板块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在把它上交给老师前带回宿舍足足研读了一个晚上后他就明白了这件事。





中学学业繁忙,等到大一的时候他鼓足勇气跟网友线下见面,奈何那位直接扑了过来,给他好一顿啃把他吓得着实不清,自此留下心理阴影,到现在参加工作三年都没交过男朋友,生理问题完全靠手解决。





再加上学校这一边态度他不能确定也不敢拿工作冒险,虽说从上学到现在一直都能在女生讨论帅哥时听到他的名字,他也大概清楚自己盘比较靓条也比较顺,奈何就这么一直耽搁着。





……不想一直撸到老啊。



车到站了。最后一公里他要走回去,不然一天净搁办公室窝着了。





此时,一辆漆黑锃亮的玛莎拉蒂里,驾驶位上的人蒂望着他的身影,跟在他身后默默停了下来,只是他神走得远了,并没有注意到。

立个flag

攒钱买贱虫斜线刊,到下周六每天早上面包中午晚上都吃泡面,坚持更文

立个flag

今晚更鱼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