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千层

🦈🦅🦈🦅🦈🦅

竞池、恨心、藏月段子 2

大部分都是竞池

ooc,不喜勿喷,看个开心就行了

1.

竞日孤鸣很沉。原来还在装病时金池以为是那种死气沉沉的沉法,后来才发现他是真的壮

2.

罗碧初见女暴君的第一印象:

这个女人好妖艳好贱货,和外面那些清纯小白花好不一样

3.

金池没有意识到自己爱竞,就是因为竞确实给了她很多安全感,被爱的人不会患得患失。

4.

金池和忆无心出去逛街,被人搭讪,那人的态度很不好,金池:我男朋友练散打的,离我们两个远一点。忆无心:我的也是

5.

金池更喜欢在黑水城上班,废叔公和大匠师都是技术人员,没那么多心眼,金池喜欢真诚的人,除了她老公

金池:我在黑水城上班,所有人都喜欢我,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所有人😙隔三差五还有废锻相声看

6.

脸颊红扑扑的忆无心把南宫恨堵在交流表白,没想到南宫恨“哼”了一声,一掌把墙打穿离开

【魈宸】是的我们有鱼宝宝 番外3 夫夫相性20问(上)

文笔一般,ooc,不喜勿喷,看个开心就行了

彩蛋是尺度稍微大一点的提问,需要除粮票以外的礼物

——————————————————————

两位老师请坐,我是主持人榴莲,请听问题:



1.对对方都有哪些爱称?

魈:陛下。

宸:梵魈。

魈(咳嗽):下凡历劫那段时间,偶尔会叫老公。



2.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魈(眼神闪亮):神姿俊逸,英俊非凡,气宇轩昂,英雄少年,沉稳却不失稚嫩,公正而不失——

宸:你再说下去,天就要黑了。

魈:好的,陛下。

宸(摸下巴,思索):看起来有点畏畏缩缩的,却在专业领域显得很自信,甚至是倨傲。(不爽)总而言之看上去欠揍也欠骂。



3.两个人会吵架吗?

宸(摇头):现在不会了。孤生完梵琊后再没吵过。不过要是在100年前问这个问题,我只能说没停过。



4.觉得对方像什么动物或植物?

魈(捂嘴笑,优雅):有时觉得陛下像一只橘猫。

宸:自然是鱼了,还是很肥美那种。



5.两个人现在感情这么好的秘诀是什么?

魈(掰指头数,认真):嗯……互相尊重,彼此理解,相互忍让,绝不口出恶言,不做任何让对方伤心的事……

宸(双手抱肩):每天晚上准时定点做说出来会被屏蔽的事。

魈(点头,补充):对,每天晚上。



6.有被对方说过很伤人的话吗?

宸:往前一百年天天说,都不带停的。

魈(认真):以后都不会了。



7.如果梵琊有一天支支吾吾红着脸说有喜欢的人,两位打算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魈:耐心劝导,一定不要走爹走过的弯路,要给对方足够的尊重和隐私,如果一味地追求反而会将对方推得更远。

宸:打断他的腿。



8.会对梵琊有哪些感情方面的建议?

宸:你没跟孤开玩笑吧……向孤请教感情建议,不如向天道请教奥数题。

魈:看他是否需要。



9.在一起时间长了,感情会变淡吗?

魈,宸(异口同声):不会。

宸:客观而讲,孤觉得越来越好了。(坏笑)苍锦烛曰他们会。



10.两个人谁更能花钱一点?

宸:神殿看起来奢侈,但梵魈炼器所需的各项天材地宝才是大头,不要再冤枉孤了。

魈(摸摸头):是这样的。

竞池cp,月池亲情向段子合集

其中有一些是现代au

1.

竞池结婚后,金池的状态越来越好

姚明月:是爱情的魔力吗

姚金池:是LV,爱马仕和巴黎世家的魔力

2.

金池刚生完孩子,休息够了,竞日孤鸣也把娃抱够后挥挥手:苍狼,来看你的叔叔和姑姑

3.

别人眼里的竞日孤鸣:

成熟长辈

金池眼里的竞日孤鸣:

撒娇怪显眼包

4.

金池去竞家里见人

竞暂时离开,留下苍狼和金池共处

苍狼:我祖叔叔可喜欢你了

5.

小熊猫的双标

对姚明月:

想要得到孤王的疼惜,你需要更加努力才是呀

对姚金池:

金池,你愿意嫁给小王吗

6.

竞午休的时候会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故意踹被子一脚,等金池来给他盖,再趁机抓上金池的手,金池拍拍他,摸摸他的头,就把手抽走,想走人时身后传来竞哀怨的叹息声。

于是金池不走了,坐在椅子上做其他事陪竞

7.

现代au,竞第一次来金池家里吃饭,金池问他做得怎么样,竞:我二十岁的时候可以按盆吃

8.

竞四十岁生日那天年龄焦虑,叹息道:“能不能过了这天我还是那个三十八岁的年轻人😔”

9.

早年姚金池还是公主时生活的优越,当了宫女后生活日渐朴素,有时候也会在心底默默吐槽竞日孤鸣:事儿真多啊

10.

就算性子再软,金池也会偶尔被娃气到,竞就会悄悄告诉娃,娘亲没有娘家了,没有地方可以回,所以不要欺负娘亲

11.

姚明月是那种“谁欺负我妹子我欺负谁,没人欺负她我就亲自上手”的人

12.

下班了,竞池两个人躺在沙发两端,竞日孤鸣突然走了过来

金池:???

只见竞日孤鸣微微一笑,拉开金池的胳膊自己钻了进去,又把她胳膊合上了

13.

竞去黑水城找金池,金池生闷气,不给他开门,嫌他去的太晚了。竞:开门啊金池我错了,我有功体,不吃不喝能站一个月

14.

竞池结婚后

千雪,苍狼:太好了,终于把(祖)王叔嫁出去

15.

竞有一天加班回来的特别晚,晚上搂着金池:555小金池我今天被人欺负了。金池:平时不都是你欺负别人吗。竞:他说他叫默苍离。

16.

竞池结婚后,金池总是有意无意避开苍狼。竞询问缘由,金池:我怕他管我叫祖婶婶

【竞池】王上臣妾真的是白狐啊(上)

ooc,文笔一般,不喜勿喷,看个开心就行了

————————————————————

“王上如今年事已高,该今早立后立储,为王室血脉开枝散叶才是啊……”



“就是就是,王上您老人家真是一点也不急……”



竞日孤鸣打了个哈欠,优雅道:“孤王病体缠身,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不比季相,还能有精力纳妾,看来孤王该祝季相早生贵子,百年好合才……啊,看孤王这张嘴,差点忘了季相已经九十三岁了。”



……天天催婚烦不烦人,烦不烦人。



麦讲立后了,竞日孤鸣这么多年以来连位侍妾都没有,大臣们天天以“哪家的皇帝四十岁了还不结婚说出去让人笑话”“男人就是要结婚的要学会承担责任”“结婚生娃是男人的天命不执行有违天道”这套传统封建至极的陈旧思想来压他,说得时间越长,他越不想结不愿意结。



于是一通扯皮之下又双叒叕选择了病遁的竞日孤鸣溜去了后花园,闲逛之余,居然发现假山底下窝着一只小白狐狸。



“这是谁家的小狐狸,哈,你也是被族内长老催婚到不想回家吗?”



它的颈部还缠着一条绿色的丝带,样子奄奄一息,像是被冻坏了。



竞日孤鸣看着新鲜,将狐狸抱进了暖室,白狐看似柔弱实则生命力顽强,不过半个时辰便悠悠转醒,亲昵地舔了舔竞日孤鸣的手指。



等竞日孤鸣再次下朝时,发现狐狸早已离去。国内事务繁多,毕竟哪个皇帝不996的,这一段小插曲他倒也没放在心上。



虽说大臣整日催婚给他烦得紧,不过如今国泰民安,黎民百姓米缸里的米满得都要溢出来,顿顿大鱼大肉没见停,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着。



不过这过着过着,竞日孤鸣发觉有点不对劲儿了。或者说,是更对劲儿了。



他的卧房,他的书房变得更干净整洁了,几乎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书架桌椅都快能反光了,而且还总是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桂花香。



他私下问过宫女,宫女说,王上我们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勤劳。



有一天,他趴在书房上睡觉,余光之间,一道绿色的倩影缓缓飘过,清扫着他的卧房。



她干活干得很专业。



从上到下先擦灰先湿擦再干擦又喷空气清新剂的,琐碎的事情在她这里显得毫不费力,做起来高效又干练。


那道绿影越来越近了,她为他披上毛绒绒的皮草时,他一把擒住她的手:抓到你了,田螺姑娘。



她柔声细语道:“王上,我是一只白狐。”



她的容貌生得精致清丽,身量纤纤,眉眼间夹杂着忧郁的心绪。



“诶呀,看来是孤王孤陋寡闻了。传闻白狐会报恩,看来是真的了。”



绿影微微欠身,“金池感谢王上救命之恩。”



“不必多谢。传闻狐族于术法修行一道天赋异禀,有擅术法者,可点石成金,点豆成兵,更有甚者可保一国之运势。孤王整日困在在四方之地,无处可去,与姑娘相比,见识可谓短浅不少,不然也想见识一番呢。”



金池粉颈低垂:“金池不会术法,能修炼至人身已是极限,请王上见谅。”



竞日孤鸣微笑道:“这样也好,姑娘知恩图报,秉性纯良,这两点,哪怕在常人之间也很是少见呐。怎样,愿意留在孤王身边,陪孤王每日一起饮茶,下棋,赏花赏月吗。”



金池有些犹豫。



她原本是狐族小公主,自打她所在的一脉狐族灭族之后便与姐姐两人相依为命,如今姐姐出嫁,她术法低微,下雪天一只狐跑出来差点给冻死。



“孤王这里,有很多各地上贡的珠宝首饰,猫眼石,祖母绿,点翠发簪,缠枝步摇……姑娘若是看了,一定会喜欢的。”


【竞池】怀孕记 3 药铺

“决明子,金银花,茯苓,沉香……”



“金池,麦记了,仔细眼睛。”竞日孤鸣双眼微阖,拍了拍身旁的被褥。



佳人青丝如瀑,垂及腰间,教人直想化作鲤鱼逆流而上。翻动账本时,玉镯撞上耳坠,发出清脆的声响。颈部柔和的线条在暧昧的灯光下快要融化,竞日孤鸣盯着看了一会儿,把玩着金池的发尾。



“唉。”他叹了口气。



金池正看得专注,甚至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头也不抬,拍了拍他的脑袋。



“唉~”



“王爷累了,卸货搬家搬了整整一天,该早些休息才是。”



“我这是心累啊,金池,”竞日孤鸣翻了个身,“小金池的不解风情,总是让我沉迷其中却又左右为难呐~”



“把这页账对完,就歇息。”



竞日孤鸣自打离了王府,在事业方面便长期处于摆烂躺平的状态,金池早起贪黑地忙活了小半辈子,新婚过后对于悠闲的环境还颇有些不适应。不过自打上次七夕来到城里,两人便心照不宣地不想回去了。比起山里,城里总是生活更方便一些。



于是两口子一合计,盘下了间药店,竞日孤鸣正打算大手一挥付了全款时,只见金池一个手疾眼快,上去把定金付了。



“看不出来,金池的存款不少啊。”



金池摸摸他的头:“竞若是觉得整日奔波太累了,需要偶尔依靠金池,也是足够的。”



……虽然吃软饭是个不错的理想,竞日孤鸣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还是放弃了。



他可舍不得金池煎药做菜缝衣插花刺绣弹琴算账的本事给人瞧了去,最好的通通留给自己才是王道!



金池作为王府的大宫女,自然每月俸禄不少,自打交趾颠覆,她早已习惯自己照顾自己,省吃俭用的良好美德早已融入骨血,甚至在黑水城时整日缝缝补补还赚了不少,居然还得了个“黑水城第一绣娘”的称号。



今日搬家可是给清闲了足足两月的两人累坏了,竞日孤鸣来来回回足足搬了数十只箱子,虽然汗都不见流,金池看着还是心疼得不行,自己又忙着对账,在王府时早就融会贯通的账房本事多日不用还有些生疏,两本账硬是对到了晚上。



“麦看,嗯……柴胡,桑叶薄地蓝咯,金池,你看看我。”



灯光下,竞日孤鸣的小辫子别在耳后,笑盈盈的,琥珀色的双眼有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灵动。



金池想到了早上卸货时,有个小男孩管他叫了一句“大哥哥”。



良久,金池叹了口气,将外衫挂上枕边的木施。

“王爷,你是真的不嫌累。”



亵衣半解,甫一入床,一只温热的手掌便肉贴肉地摸上了腰。

【竞池】伴侣先一步去世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

文笔一般,私设如山,ooc,看个开心就行了

不喜勿喷

————————————————————

我老公去年十二月份走的,那么怕冷的一个人却走在了冬天。



我大学毕业后去他的公司做了助理,一干就是六年,有一次七夕他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约会,我就答应了。相处的很顺利,后来就结婚了。



思绪有点混乱,我的年龄上来了,最近也查出了肺癌,体力有些跟不上了,希望大家理解。



想到哪里就说哪里吧。跟他在一起三十年,一起经历的事情零零碎碎,他刚走的时候,我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早上八点的水果,九点的茶,十二点煎的中药,下午三点半的下午茶……都按照他还在时的习惯去准备。只是饭快好的时候才注意到没有人来“巡视”,才惊觉他已经离去。



我来自一个中产家庭,父母去世后家道中落,我和姐姐得自己照顾自己。一开始很难,但是现在我很感谢那段时间的经历,我学会了很多技能,做饭,熬药,弹琴,种花,如何照料病人,怎样节省开支……后来姐姐结婚了,我去了苗疆公司上班,她当上了部门主管,而我当上了老公的助理。



他对我很好。也许对别人不是这样的,但是对我一直都很好,哪怕到后来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事我离职了一段时间,结婚快三十年,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句重话,我甚至想象不出他讲脏话是什么样子。



我们去国外开会的一个晚上,他向我求婚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座很大很漂亮的地方,样子看上去像王宫或者是王府,他穿着古代人的衣服,围着厚厚一圈皮草坐在最中间的椅子上,斜着靠在我的肩头,蹙着眉,一幅很痛苦的模样。而我为他拿精油按着穴位,就像婚后无数次那样。



他经营的公司是家族企业,结婚前我担心大家族会不会有很多规矩,会不会跟公婆相处起来不太方便之类的问题,婚期将至,我最终向他吐露了我的担忧。



“到时候,你就是苍狼的祖婶婶,颢穹、千雪的婶婶,你,就是规矩。”他这样回答道。



……是啊,谁不希望二十岁的时候就去做了别人家的祖婶婶呢?


婚后跟婚前的生活基本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我去了黑水城上班,刚休完产假就走了。他偶尔还会念叨两句,说“一天到晚只有晚上能见到真是太煎熬了”之类的话,不过他念叨的事物太多了,要喝我我做的桂花蜜,周末还让我下厨,平时会买各种小礼物,还会问我喜不喜欢。



有一点想不通,明明我一直都是身体状况更不好的那一个,为什么他却走在了前面。那么需要随时随地被照顾的人,需要记得按时喝药,定点定量被投喂瓜果点心,念佛抄经修身养性的人,到了那边没人照顾会不会很孤独?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是那个骄矜细致的他离不开我,殊不知我早已离不开他。



这几天一直在咳嗽,今天早上甚至咳了一点血。



我要去见他了,把他最喜欢的桂花蜜带给他喝。也许是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是在明天。

下班了,竞池两个人躺在沙发两端,竞日孤鸣突然走了过来

金池:???

只见竞日孤鸣微微一笑,拉开金池的胳膊自己钻了进去,又把她胳膊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