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千层

爷们儿要战斗

【竞池】小熊猫,别惹火(上)

文笔一般,ooc,不喜勿喷,看个开心就行了

现代au

竞池交往前提

微恨心

这个合集里全都是he和糖,可以放心观看

————————————————————

“好,我知道了。”



水池里葡萄洗得哗哗响,挂掉电话的姚金池揉揉太阳穴。



“怎样了?金池,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无心,跟黑白郎君在一起了。”



竞日孤鸣睁大了双眼。



“嗯~真是奇异的组合呀。”



金池一言不发,将洗好的葡萄捞入盘内。



……现在出言调侃,金池会生气的吧。竞日孤鸣想。



三分钟,整整三分钟没人讲话,竞日孤鸣有些绷不住了,幸灾乐祸道:“怎样,知道自己的外甥女,找了个大二十岁的男朋友,是什么感受?”



坐姿极为淑女,捏着葡萄送入口中的金池嗔了他一眼。



竞日孤鸣更来劲儿了:“诶呀,二十呀二十,这下想来,六年前,无心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南宫恨的足迹就遍布全九界了。”



“说到二十,我们的苗疆乃至全九界,已经有了两千多年历史;南纬二十度横穿苗疆,才导致苗疆常年气候炎热,风沙满天;苗疆今年的营业利润,刚好是二百……”



“以后要吃水果,自己洗,自己切。”金池端着盘子就走了。



“诶呀,金池……”竞日孤鸣一个起身就拦了上去。



“我就开个玩笑,你麦生气,小金池那么宽容大度,肯定不忍心苛责我吧。”



金池放下盘子,“那你保证,下次不要再故意这样。”



“这嘛……”



我错了,下次还敢。



逗金池这件事,大概已经刻在他的DNA里了,对着姚金池一天不犯贱他浑身难受,像是有十只默苍离在爬一样。



金池见他犹豫,绕过他的身子便走了过去,竞日孤鸣急了,一把牵住她的手。



金池叹了口气,“竞日,我们两个年龄加起来快七十岁的人了,其实不太好嘲笑别人的年纪。尤其,这七十岁里的大头,还是你占的。”



“诶呀,金池扎起心来真是越来越熟练了,”竞日孤鸣装模作样地捂住心口,身子却越靠越近,“既然如此,那只好答应金池了。”



“谢谢你。”



金池往他脸颊上啄了一口。比起扎这只小熊猫的心,她更擅长为它顺毛。



今天是周末早上。没有繁杂的工作,竞日孤鸣昨天便软磨硬泡地接了她回自己家,昨天休息一整天俨然足够,那么今天,就可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了。



两个人推推搡搡一路到了卧室,竞日孤鸣时不时还讲上两句令金池脸红心跳的情话,耳鬓厮磨之时,金池被推到了床上。



“我心脏疼,心率不齐。”竞日孤鸣挺翘的下巴枕在金池胸口,压得她有点疼。



“那就麦做了。”



若是在两个月前,竞日孤鸣对金池说这句话,金池多少得翻箱倒柜地找药,可是在她熟悉了这只小熊猫恶劣的生活习性之后,早就习以为常。



“好冷酷,好无情。”



“……”

竞日孤鸣一个翻身,翻到了金池身下,“金池,请不遗余力地好好疼惜我吧。”

这样的场景着实有些诡异。



毕竟,哪有人翻个身专门翻到别人身子底下的。



本来就没多生气,看他这样赖皮,金池早先给他拱的火也消散得差不多了,捂嘴一笑,便解开自己身上的衬衫。

竞池、恨心、藏月段子 2

大部分都是竞池

ooc,不喜勿喷,看个开心就行了

1.

竞日孤鸣很沉。原来还在装病时金池以为是那种死气沉沉的沉法,后来才发现他是真的壮

2.

罗碧初见女暴君的第一印象:

这个女人好妖艳好贱货,和外面那些清纯小白花好不一样

3.

金池没有意识到自己爱竞,就是因为竞确实给了她很多安全感,被爱的人不会患得患失。

4.

金池和忆无心出去逛街,被人搭讪,那人的态度很不好,金池:我男朋友练散打的,离我们两个远一点。忆无心:我的也是

5.

金池更喜欢在黑水城上班,废叔公和大匠师都是技术人员,没那么多心眼,金池喜欢真诚的人,除了她老公

金池:我在黑水城上班,所有人都喜欢我,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所有人😙隔三差五还有废锻相声看

6.

脸颊红扑扑的忆无心把南宫恨堵在交流表白,没想到南宫恨“哼”了一声,一掌把墙打穿离开

【竞池】发如雪 1 执念

现代au

文笔一般,ooc,看个开心就行了,不喜勿喷

恨心藏月客串,还有其他角色不定期出现

he小甜饼,纯谈恋爱,没什么技术含量

后面会有车

—————————————————————

九界中原地区的极北之地,数百里连成一片,翻涌成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遮天蔽日的绿色间,藏着一片蔚蓝如宝石般的湖泊。



湖边有一座小木屋,周围种着一圈桂花树,可惜还未到盛开的季节。届时桂花香气四溢,萦绕在整座山谷之内,久久不能散去。



屋内的墙上挂着弓、箭、锄、斧,还有一张硕大的虎皮,被人摸得油光水滑,黄昏下栩栩如生,想必是木屋主人的得意之作了。



屋内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位老人,须发尽白,双颊凹陷,显然到了油尽灯枯之时。



一只桂花树的枝丫斜插入窗,被一双枯槁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老人突然流泪了。



“金池……”



纵使踏遍九界山水,也不如再尝试一次,将那绿色的身影拥入怀中。



——楔子

闹钟响了。



姚金池揉揉眼睛,从梦中醒来,打了个哈欠,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



“无心,起床了,不然早八要迟到了。”



“知道了,金池阿姨。”



无心是姚金池的侄女,正在上大学,暂住在家中。



虽然懂事,但免不了赖床,金池也没指望小姑娘能按时起,洗漱完毕就是去准备早饭。两个鸡蛋四片面包两片芝士,挤上沙拉酱,一顿早餐就对付好了。



金池的早饭时间都用来化妆,把饭打了包。无心也收拾完毕,打着哈欠上了桌。



“三明治看起来很美味啊,金池阿姨比母亲会做饭。”



金池从化妆镜里看到,平日里粗糙得像个男孩子的无心,今天戴了一条黑白相间的项链。



“姐姐也是会做饭的。怎样,学校里有发生什么新鲜事吗。”



“没什么啦,就是我过马路的时候差那么一点就被车撞了,那个人开得好快,还闯了红灯,”无心咽了口牛奶,“旁边有一位大叔及时把我拽了回来,我才没受伤,他还很凶地‘哼’了一声。”



金池一个手抖,眼线差点画劈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说?无心,你真是心大。”



无心摆摆手:“他看起来不是坏人啦,还丢了这个物品,我戴在身上,他看起来对附近很熟悉,我想再遇到他的时候还给他。”


“受了人家的恩,一定要记得人家。以后走路的时候小心点,麦再遇险了。”



“我知了,金池阿姨。到了后替我向父亲母亲问好。”



市中心,一幢高档的写字楼直入云霄,这便是苗疆集团总部所在。金池作为副董事长竞日孤鸣的助理,每天早上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乘电梯到四十四层烧水倒茶,然后开始协助竞日孤鸣一天的工作。



“我男朋友今天晚上加班……”



“放心吧肯定是外面有女人了哈哈……”



“他打算送你什么?”



“……”



不知为何,往日安安静静的电梯今天聊天声却便一直没断过,金池只好垂眸补觉,好在不到十分钟便到了。



望向办公室那一刹那,金池睁大了双眼。



竞日孤鸣比她来得早。



不管是看错了闹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金池知道,这势必不是个好征兆。



金池加快步伐:“竞总。”



“金池,不用走得这么急,还没到点,今天的妆化得这样完美,若是花了,可就不好了。”



金池点点头:“好,谢谢竞总。”



竞日孤鸣常年挂着一张笑脸,看上去斯文而矜贵,在公司里的一众领导中是公认的好相与,入职六年以来金池从来没见他跟谁红过脸。不过今天既然难得来得早,想必有要事发生,待会儿做事的时候千万得谨慎才是。



她擦着桌子,利落地将桌上的财务报表按时间年份一摞摞抱到沙发上,再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柜子,一份份架了上去。



不知为何,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竞日孤鸣从前来得早,都是因为有事没处理完,或者是根本一晚上没睡,今天早上居然闲得看起了报纸,连头都舍不得抬,整张脸快埋进去了。



也就是在这种时候,金池才会想到,这是一个快要四十岁的人。



“竞总是有事找金池吗。”



——如果竞日孤鸣说“没事”,那她就放完文件煮完茶再看有没有电话要打,有的话就留下来,没有就溜去监控死角用五分钟时间把三明治吃了,再补个妆;如果竞日孤鸣说“有xx需要麻烦金池帮我处理一下”,那她就留下来处理,三明治就此变成中餐或者晚餐。


出乎她意料的是,竞日孤鸣站了起来,反问道:“金池,你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



金池摇摇头,“今晚等无心回家后,就没什么事了。”



竞日孤鸣点点头,沉默半晌,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竞总已经把茶煮好了。”



“嗯,我七点钟就来了,昨晚有点睡不着。”



“竞总是失眠了吗?之前给竞总的薰衣草竞总说有效果,明天我再拿一些吧。”



“不是这个原因,”竞日孤鸣摇摇头,“我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让金池为您分忧吧。”



“哎呀,既然这么说,我就当你答应了啊。”



“这……”金池一时语塞。



竞日孤鸣笑道:“算了,不跟你兜圈子了。我想问你,金池,是怎样看我的。”



饶是情感经验算得上一片空白,金池也明白了竞日孤鸣的意思。



她斟酌道:“竞总人很好,对金池也很好,还有对其他人。”



竞日孤鸣看起来有点失望:“也罢,不说其他人了。我想问你,金池,愿不愿意今晚跟我出去约会。”

u1s1感觉恨爷真的是有颜的

可是在讨论水偶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恨爷

占tag致歉

新入坑,一个月内从九龙变看到了墨世佛劫,太好看了

基本上没有很讨厌的角色,都好喜欢

请问有没有交流群之类的,好想跟道友讨论

有群就删了这条

占tag致歉

请问各位解解们,黑白郎君的来历是什么

新入坑,只看了魔戮血战

感觉好好看

无心管他叫白闪闪,黑烁烁,是因为他是两个人合体来的吗🤔